Post Jobs

周口某学校保洁阿姨听到音乐,推门进来跳起舞蹈,你怎么看?

图片 1

问题:17日,周口师范学院,课间时间某教室放着音乐,门外保洁阿姨推门而入,即兴为学生跳了一曲。学生表示,阿姨多才多艺,探戈、街舞、民族舞都能跳,之前她还在教室邀男生一起跳《一剪梅》。

跳国标舞的人永远处在没有舞伴的恐惧中,绝大多数的人和我一样,跳了一段时间也都还找不到舞伴,委屈地在团体课中,随机和零散的陌生人,或者和舞伴当天缺席的倒楣鬼,手搭手跳一下。对方程度不好,你也不想和他跳太多次,怕跳了几次成了固定搭档,半推半就的人家就当你们定了下来。我的生活所有开销,就只有跳舞,花下学习重金,固定跟老师练习。希望以东尼的训练,我能成为一个程度好的舞者,学得正确的双人舞互动观念与基本功,基本水平就先拉起来了,幸运的话,未来我会遇见自己的舞伴。

回答:

因此,我花了许多时间在选手聚集的国标舞蹈教室中和东尼学舞,他训练我的基本功,光是基本步就折磨大半年。照他的说法,基本步是终其一生都要天天练习的。另外的时间,因为东尼教的一个叔叔阿姨团体班,程度相当好,东尼毫不吝惜地教导阿姨们喜欢的,世界比赛选手流行的新奇花俏的舞步,阿姨觉得学愈多新舞步,学费花得愈值得。东尼要我在团体班学新舞序舞步,在个人课雕琢舞技,回家自己锻鍊。

又是一个被保洁耽误了的全能舞者。

今日,周口师范学院课间教室放着音乐,门外保洁阿姨被学生们邀请跳了一个舞蹈,而且据学生们说阿姨在之前就跳过一支舞蹈,而且阿姨还是对才多艺,对很多舞蹈都有涉猎,不少同学们说:一个被保洁事业耽误的跳舞者。

这种大神在高校来说是很常见的,前有北京某保洁大叔挥拖把写书法爆红网络,还有某高校保安小哥经过听课自己最终通过考试被某大学录取·····等等,有的人就表示疑惑,这个世界是怎么了,怎么连保洁阿姨大叔都那么有才?图片 1

其实,不是他们有才,是你们堕落了。有句话不是说技多不压身吗。当今很多的大学生就是上课玩手机,逃课上网打游戏,快到期末的时候开始复习,最后大学四年浑浑噩噩的过去,熬过来一张大学毕业证,大学毕业的那么多,人家为啥要录取你呢?

现在是不仅要求学历,更要求的是动手能力以及技能。而且不要瞧不起任何的职业,职业没有高低贵贱之分,搞不好,你还不如人家呢。

所以,多学点知识吧,活到老学到老。

东尼说,他会在舞蹈教室帮我留意有没有人要找舞伴,但他不说我也知道,机会不是很大,教室那边的人多以参加比赛成为选手为目标,找舞伴会嫌我起步晚年纪大,但东尼鼓励我先练习再说,不要多想。另一边则是从叔叔阿姨团体班中找舞伴,叔叔阿姨班因为东尼的威力教学传出口碑,逐渐来了一些年轻的学子,也想跟着东尼学。

我看到更多的例子是,老师没有特别关照的学生,始终没有舞伴,没有办法练习跳舞,在双双对对为单位的跳舞环境中,看着人家随着音乐起舞,再坚强的心灵几次之后就委屈了。大家只顾着练自己的,和自己的舞伴磨合,没人会花时间去照顾那些落单的同学。落单的人,几次之后,觉得没意思,孤单而混着羞辱,觉得被排挤,学不下去了,来一两个月之后失望就不再跳了。

一位教过许多艺人明星的有名舞蹈老师,接受媒体访问时曾说,找国标舞伴和找人生伴侣是同样的事,当那个人还没出现时,你要好好练习,把自己准备好,等到舞伴出现,你们就可以立刻上轨道。

我的舞蹈同学中不少人信以为真,以为这种两性文章的幻想逻辑,真可以套用在双人舞世界,只要把自己准备好,只要有耐心地等待,等得够久,对的人终有一天会出现。

是,也不是。现实世界中,挤不进去两人一组队形的落单者,不管他有多么寂寞,现实世界现在已经可以容得下只身过活的人。但国标舞这个世界,入门规则就是两人一组,你若不在两人一组的队内,就连进门都不能进,不被纳入这世界。

不过,那时候我也情愿相信,只要努力练下去,好好准备,总有一天会遇到合适的舞伴,一起练习,我们可以像选手那样求精进,不能成为职业也可以去业余组的擂台比试。东尼一定会为我高兴的。

但不管怎样,务实一点,我告诉自己,你总不能不练习吧,总不能等到舞伴出现,才开始练舞吧。

最激烈的时候,一个礼拜七天中有四天上舞蹈课,两天到专业舞蹈教室,东尼帮我上个人指导课,一次一小时的个别指导。舞蹈教室充满年轻选手的身体气味与能量,走进去四处都散落着对镜拉筋练习的舞者,大家都专注在自己身体上,看着镜中反映出来的身体,就知道问题在哪。

「镜子是舞者的好朋友」,从镜子找到自己的错误。四处都是进行特训与课后练习的认真舞者,每个人都蓄势待发,年轻旺盛。

另两天的叔叔阿姨班在外头租借活动中心,一次三小时。这叔叔阿姨班,我后来才知道在国标界很有名,因为这些热爱跳舞的叔叔阿姨因此聚在一起十多年不曾解散。但叔叔阿姨和教室里头的选手,呃,气味非常不同。团体班大多数的人再喜欢舞蹈也都是跳兴趣的,碰到老师,遇强则强,遇弱则弱。东尼的诚挚与认真,对学生提出的问题有问必答,还会一一示范动作释疑,让这群舞龄超过十五年的阿姨叔叔,暖心快乐,并且生出了对艺术的野心与欲望。

我练习结束回家,汗总是流到连内裤都湿透。

不上课的时候我在家也练习,上课学到的舞步舞序,对着电脑看影片重复练习基本动作。还有,我要训练核心肌力,并且每晚拉筋,这一切都是为了练出舞蹈所需要的身体。尽管起步晚,成为职业选手已经无望,我也想朝着那完美的舞姿更靠近一些。我私心仍对成为真正的舞者有所想望,我想要跳得像国际选手一样,不想只是社交度过娱乐时光,那样子手拉拉跳跳土风舞就好。

我要我自己有天跳得很棒,舞姿可以令人从灵魂内部发出叹息,跳得那么好。东尼教我练什么,我就一定练什么。他说我哪里不够,我就练哪边。我最喜欢最仰赖的就是他,他是落单的我在双人舞世界中,唯一可以攀扶的浮木。

我不是盲目地追东尼,在东尼之前,我跟过几个国标老师,也和几个女生四处拜师学艺,但总失望而归。一问之下才知道,觉得自己被骗钱的同学真不少。正因为见过江湖中各种国标老师,我才在遇到东尼时,认出他的身体,那是真正的舞者,又同时发现他有一位好老师的真诚热情与魅力,好舞者同时又是好老师,那是多大的幸运。

之前的那些国标老师,有些是自己很会跳的现役选手,有一些则已经退下来,专门以教舞为生,有些则自己根本不太会跳,半桶水。但哪一种都让我这种学生感到遭受轻视侮慢,深深挫折,彷彿当我是国标世界的次等人。

他们不会认真地教你舞蹈动作,也不真正磨练你基本功,他们有时教你一两个舞步,然后就放音乐,带你转圈圈跳舞,跳到下课时间到。双人舞是这样的,如果只在社交舞的地步,女人只要放轻松任男性引领,便可以跳一整晚,还乐得像公主一样。于是骗钱的老师就带你跳着,裙襬飞扬地转圈转圈,让你有种自己很会跳舞的错觉,然后,时间一到便下课。好像跳了一个小时的舞,又好像什么也没有,虚荣而空洞,甚至有的女人会脸红心跳,在亢奋的茫然中付了昂贵的钟点学费钱走出门。一下课多数老师就冷下脸不认识你,顾着和自己的同辈选手聊天。

选手出身的他们在意舞蹈大过赚钱,他们很在意舞者,那是他们共患难的朋友与竞争对手。他们收了学生顺理成章地会先了解,问你是不是舞蹈系体育系的,以前有没有学过舞,如果都没有,他们估算你的年纪,算算重新训练,也不可能成为比赛选手。如果招来的学生对舞蹈真有点野心,他判断你有能力也有意愿走选手的路,便会拿出艺术家对艺术家的高标准开始整治。若这个学生不可能成为舞蹈的同道,他们便开始思考,你做为一个奉养他们的提款机,实力是否坚强。

如果运气差的,遇上在国标江湖混吃混喝的油头半吊子,他们特别喜欢教上了年纪的贵妇,好好哄好好带,金库怀中抱着金库,长长久久而稳当。

我很难成为选手,也明显不是贵妇,两种都搆不上。他们很快判断我是圈外人,我闻得出那种哄骗与羞辱的气味,对待门外的爱慕者,他们傲慢恶劣。

一个女生知道我一直为找不到合意的舞蹈老师发愁,要我去试试东尼,那是她在旅行中认识的朋友的老师,她先去看过了,要我也去叔叔阿姨班,观察一下东尼,之后再决定也可。可我一听说这是二、三十个叔叔阿姨的团体班,便判断这是社交舞不入眼的团体,那里的老师哪可能好,八成是随便跑江湖的半吊子,因此没大兴致。

那女孩又跟我说,给一个机会,去看看,看了就知道她的推荐不无道理。

两三个月后,我仍然找不到老师,便到那团体班去看。

刚进教室那一幕让我瞠目结舌。几十对充满惊人自信气势的舞者,令人震撼,我一时还没感受到那是叔叔阿姨,只感受到认真与气势。身体的自信,以及充满整个空间的能量,彷彿烧起火一样。还有老师,东尼,他一拍一拍地要求,一小节一小节地讲究与纠正,那种诚挚与热情,汨汨源源不绝流出,感染了每一个学生。空气细密的分子也在嗡嗡地鸣叫,我没法移开眼睛。

东尼光是站在那边打拍子,就产生稳定强势又纯真的领袖魅力。

接着我看见他为学生示范舞步,我看见他的肌肉一节节向外伸展出去,稳定的中心与下盘,迅速而花俏的舞步,之根本在于稳定。我感动得要命,这是对的身体了,这是舞者。这是了,这个人真的会跳舞,而他对待学生的亲切与严肃,显示他真的在意跳舞,他没有分别心地,想把他理解的舞蹈教出去。

换句话说,这男人对舞蹈有种热情与理想。

那堂课我始终站着没离开,东尼的宏亮朝气,彷彿带选手班一样地吆喝着叔叔阿姨,我尤其注意到,东尼连细节,舞步连结之间的小处,也教得清清楚楚,要学生「小地方也要全部确实地跳出来」。听说这些叔叔阿姨,有几对甚至是在舞厅中当老师的,其他也学了十五、六年,他们的向上之心被这位明朗年轻人召唤出来,不敢耍油条。

我的心被他抓住了,一个真正会跳舞的人,真心喜欢舞蹈的人。每个动作都是从内部延展出来的,一节节,一寸寸,身体与音乐互为诠释,胃和心都打着美丽鼓声,嘴角泛着笑。

东尼转圈,我终于看到他的正面。细眼睛白皮肤,下颚带方,练出来的强壮身体,骨骼突出。

长得不算好看,但跳起舞就是巨星。

我回头对那女孩说,我们下周就来学吧。那女孩很高兴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

网站地图xml地图